Monday, May 25, 2009

老鼠......

[以下內容可能會造成噁心、不適,想看者請做好心裡準備然後反白以下空白部份]
剛搬進這個租屋時小強還不少,倒是用各種花樣殺蟑螂殺的頗開心......美國蟑螂比起台灣蟑螂好打多了。後來到了秋天蟑螂越來越少,想說見一隻殺一隻策略奏效了,結果原來是住進了一隻小老鼠。常常在廚房做一些悉悉蘇蘇的聲音,但從來不亂咬對我重要的東西(電話簿、洗碗精包裝、原本就爛爛的流理台......就隨牠吧)。

我是個喜歡小動物的人,又看牠長得跟實驗是小老鼠很像,不忍心用捕鼠器或毒藥殺牠,就採取被動措施,牆壁的小洞堵起來,食物、有氣味的東西管他能不能冰全部丟進冰箱,希望老鼠餓了自然會出去找有食物的新家。主動措施,在老鼠住的流理台底下撒些漂白水,希望臭味可以把老鼠趕走。結果老鼠都乖乖的住在那,不走但也不吵我。恩,好吧。

報告房東說有老鼠,房東比我更消極的買了一顆長得像小喇叭,「號稱會發出老鼠討厭的超音波噪音」的廉價趕鼠器叫我裝了。我說你原本已經裝兩顆了,明顯沒用。房東說裝了就是了,一副「我也不想管」的嘴臉。本來因為覺得住這邊不錯,找室友找新住處的計畫採取消極的態度,多了老鼠室友,變得更積極了。搬走,老鼠留給房東處理吧。

因為要搬家了,今天開始打掃出一些可以丟掉的東西,結果赫然在一個陰暗的角落發現了那隻老鼠......的屍骨。整個乾了,沒肉沒內臟,剩下一組僵硬的骨骼跟背部一點毛皮。顯然死了幾天了,但很神奇的一點氣味都沒有。用三層塑膠袋收了屍,然後噴了一堆漂白水跟70%酒精,再把黏在地上的毛皮擦掉。幸好明天會收垃圾,馬上拿出去丟。

幸好,我要搬走了,但那老鼠的頭骨還是烙印在我腦海中。走到流理台旁踢了踢,有點希望死的不是我熟悉的那隻老鼠,但果然沒有回應了。搬走前,可愛又惱人的小室友先走了。

1 comment:

KEY said...

R.I.P.
久了加減是會有感情的...